完结倒计时4 6.26日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  会议结束后,唐棠先回了48楼,蓝元涏留下几个部门经理着重又说了一下,才放行。好看的全本t

  可一出会议室,他脚步就顿住了。

  看着眼前挡着自己的元晴音,他表情深不可测。

  几个部长看出了苗头不对,赶紧偷偷从旁边溜走。

  直到人都走光了,会议室外彻底被清空,只余下相对无言的一男一女。

  “元涏。”元晴音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尴尬的对他笑了一下,“恭喜你,要做爸爸了。”

  蓝元涏静静地看着她,“嗯”了一声,算是回应。

  元晴音没料到他会这么冷漠,神色开始不自然,“那个……我现在在秘书部,之前旷工,很抱歉,不过我大概不太适合项目拓展部,也没那个能力担当管理,还是做个小职员舒服,没那么大的压力……”她自嘲的笑笑。

  蓝元涏点点头,淡然道,“文秘书长很好,跟着她你会学到很多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她闷闷的说,吸了吸鼻子,拨开刘海抬起头来。

  几乎是立刻,蓝元涏看到了她泛红的鼻尖和湿润的眼眶。都是她刚刚哭过的痕迹……

  他皱起眉,抿起唇瓣,“在工作场合,眼泪帮不了你。”

  元晴音愣了一下,怔怔的看着他,失神的问,“你不问我为什么哭?”

  他沉默,半晌后说,“不管为什么,我都帮不了你。”说完,他收回视线,想从她身侧绕过。

  元晴音却迅速回身,从后面搂住他的腰,双手紧紧的将他圈住,抽泣声渐起,“求求你,至少问问我,为什么哭……”

  她的哀求卑微又可怜,还带着点被逼入绝境的无助。

  若是以前,蓝元涏或许还能对她投以同情,可现在……

  他伸出手,将她拉开,动作凛厉冷酷。

  元晴音几乎是被他粗暴的扯开,她痛苦的后退两步,靠在墙壁上,脸上已是一片水痕。

  蓝元涏将她上下大量一圈,双手插在裤袋里,冷漠的说,“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,这里是公司,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。”

  “你非要这么狠心吗?”她咬着唇瓣,不甘的看着他,“把我和宫韶拆散了,作为罪魁祸首,你就是这么对我的?”

  “拆散?”

  这个指控荒谬又可笑。

  他清冷的看着她,嘴角微翘,“要是这么想你会舒服点,那随便你。”说完,他转身离开,不想再跟她废话。

  可临到电梯口了,身后突然传来个崩溃的女声,“蓝元涏,我做错了什么,你们都要这么对我?我元晴音就活该被你们糟践?活该被你们当球一样踢来踢去吗?蓝元涏!你给我说清楚!”

  “踢?”这个词有点意思,他转过头,看着她,“谁踢你了?”

  见他至少还肯理自己,元晴音心底给自己打气,鼓起勇气说,“你<="con_l">!你不要我,把我踢给宫韶,难道不是?!”

  “你这么认为?”

  “是,我这么认为!当初那个孩子,我怎么说你都不肯信,是你的,本来就是你的!流掉了,没证据了,你就撇得一干二净了!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?”

  他残忍?

  蓝元涏这下彻底无语了,如果他没错,那孩子,她已经亲口承认不是他的,现在却矢口否认。

  玩这种本末倒置的游戏,很有趣?

  “我似乎根本没碰过你。”他耐着性子说,心底深处并不想把关系弄得太僵。

  元晴音却不依不饶,“有,左轩生日那次,你喝醉了,第二天我们一起在酒店醒来,你忘了!”

  蓝元涏失笑,“可我衣衫整齐。”

  “做那档子事,也不见得非要脱衣服!”

  看她一脸信誓旦旦,眼神连闪烁都没有,要是换个人,可能还真被她这么笃定的神色给说服了。

  蓝元涏一步一步走向她,直到走到她身前一米处,才定步,眸光深沉内敛,“元晴音,现在还做这种垂死挣扎有意思吗?做没做过,我比你清楚。”

  他的语气冰冷,声量低沉,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凛厉的摄人之气。

  元晴音觉得,或许是隔得太近了,她被他震得心脏鼓跳,心虚也跟着来了。

  只是想到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机会了,她又迫使自己鼓起勇气,“我没有撒谎,当时那个孩子流了是我最大的失误,如果那孩子还能在,亲子鉴定总能让你无话可说。”

  “你现在是赖上我了?”他微微一笑,黑眸眯起。

  元晴音咬牙,“我只是告诉你真相,这些年你一直不信,好,你不想承认就算了,反正我们分手了,但是那天你的否认,让宫韶离开我,你不觉得你该负责吗?”

  认识元晴音十几年,这还是蓝元涏第一次见识到,这个女人颠倒黑白的能力有多强。

  “那你想我怎么负责。”他收起笑容,眼底带了些凌厉。

  元晴音在他脸上反复确定,却根本无法从他身上看出任何情绪。

  面对这个精悍如猎豹的男人,她知道自己不能退缩,一旦退缩,就是输。

  她走近两步,伸手抚摸他的胸膛,手指从他精致的西装空隙钻进去,透过薄薄的衬衫按住他的肌肤,抬眸,可怜兮兮的说,“元涏,我不想打扰你,你和唐棠现在很好,我为你们开心,真的,但是你不能让我孤立无援,我没做错什么,以前我爱你,现在我爱宫韶,如果你不能把宫韶还给我,那你就只能把自己赔给我。”

  话落,她拉住他的领带,将他拉低一点,踮起脚尖,想去吻他的唇瓣……

  只是还没吻到之前,冰凉的大掌盖住她的小手……她睁开眼,亲眼看着他目光阴寒的一只一只掰开她的手指,然后,重重甩开……

  “你被解雇了<="con_l">。”他的声音,骤冷无情。

  元晴音一愣,双目瞪圆,“你……你说什么。”

  蓝元涏神色不变,“小音,我以为你记得,我最讨厌的两件事,一是被威胁,二是被冤枉,很巧,现在你都做到了。”

  她摇头,伸手拽住他的衣袖,“蓝元涏,我说的都是真的,那孩子真的是你的,你不能这么对我。”

  他毫不客气的挥开她,“是真是假你知道,我也知道,何必惺惺作态,想从我这儿捞好处,直说就是了,念在往日的情份上,能帮我尽量帮,可为什么,偏要用这么脏的手段?你把我对你的最后一丝怜惜,亲手毁了。”他说完,再不看她一眼,转身大步离开。

  元晴音在后面不可思议的急速喘气,直到电梯门即将阖上,才歇斯底里的大吼,“蓝元涏,你凭什么这么对我!”

  凭什么,没有凭什么。

  电梯门关上,她的怒吼被那金属铁门,彻底隔绝。

  元晴音立在原地,半晌后,疲累的靠在墙壁上,身子慢慢下滑,坐在地上,眼底蓄起恨意。

  这时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  她掏出手机,一看来电显示,几乎是条件发射的,脸色迅速白了。

  叮铃铃的铃声回荡在空挡的走廊,元晴音只觉得这就像魔鬼的诅咒,逼得她几乎疯狂。

  肖令,肖令,肖令,为什么他就不能放过自己!

  手指在红色的“挂断”两个字上徘徊,她想挂了他的电话,但是她知道,如果自己真的敢,那晚上,他的惩罚会让她多么生不如死。

  在没找到地方搬家之前,她还要持续忍受那个烂人的侮辱……

  吸了好长一口气,她才鼓起勇气接起电话,只是说话的声音都在发颤,“……喂。”

  “怎么这么久才接!”电话那头的男声很难听,声带被毁掉的音色犹如变了调的鸭子叫。

  元晴音不敢激怒他,小声的说,“在,在开会。”

  “真麻烦。”肖令抱怨一句,吩咐,“回来的时候,带点吃的。”

  “哦……”

  “怎么,不情愿?”听出她话里的敷衍,肖令很不满,声量也加大了,“婊·子,是不是没被老子操·够,我叫你做的事,你敢有意见?”

  “……没有,我知道了,我会买回去。”她极力克制住想杀了他的冲动,咬牙切齿。

  挂了电话,元晴音紧紧的闭上眼睛,心里平复了好久,才勉强站过来。

  这时,手机又响了,是个陌生号码,她接起。

  “哪位?”

  “元小姐吗?这里是人事部,你的解雇信已经发出去了,下午五点之前,请到人事部办理退职,你的离职补偿会随这个月工资,在下月十五号,一并打入你的银行卡,如果有任何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元晴音都没听清,她在听到“解雇信”三个字时,就懵了<="con_r">。

  蓝元涏……蓝元涏竟然真的要把她解雇了。

  不,不可以。

  他不能这么对她,他凭什么这么对她!

  电话不知什么时候被挂掉,元晴音咬着牙,看着电梯门的方向,突然冷笑一声。

  好,解雇她,那么他势必要为此付出代价!

  下午四点,元晴音回到家,一打开门,就看到里面狼藉一片,满地的花生壳和啤酒罐,电视里正放着球赛,沙发上的男人一边大骂,一边用力将手里的啤酒罐捏成一团,狠狠的朝电视屏幕砸去。

  “***,烂成这样还踢球,踢你·妈的卵!”

  她知道他又输球了。

  元晴音沉默的将门关上,将手里的饭盒和几听啤酒放到茶几上。

  肖令看到她回来,瞥了眼时间,笑了,“知道老子饿了,提前下班给老子送饭?真乖,来,让老公疼你。”

  说着,他伸手一拉,将她拉进怀里,双手急促的掀开她的衣服,在里面乱揉。

  元晴音强忍着想吐,挣扎着……她不敢太用力的推他,只能勉强说,“你不是饿了,先吃饭吧。”

  肖令不爽的看着她一张晚娘脸,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蛋,猥琐一笑,“给老公笑一个。”

  元晴音顺从的挤出一个苍白的笑容。

  肖令满意的笑了一下,将饭盒拿过来,打开开始吃。

  元晴音回到房间,房门一关,几乎是自虐的将额头磕在墙壁上,伴随着“咚”的一声,她头痛得嗡嗡作响,但这种感觉还不错。至少剧痛,能宣泄她此时想死的郁火!

  但痛始终会过去,冷静下来,元晴音脑中立刻回想起在会议室里,唐棠一个喷嚏,蓝元涏就紧张不已的摸样。

  那个画面,深深的刺激了她。

  她狠狠的咬了自己的舌尖,眼底的红光再次堆积。

  同样是女人,凭什么唐棠能得到那个男人的爱,她比她差在哪里?论感情,她和蓝元涏十几年,他们才在一起多久。

  想到自己现在被解雇了,她咽了口血,铁锈的味道让她疯狂。

  半个小时后,她洗了澡,换了衣服,走出客厅。

  此时肖令还在看球赛,手里拿着罐啤酒。那盒饭已被他吃完,饭盒丢在桌上,凌乱一片。

  元晴音走过去,绸面的睡衣衬得她更加奥凸有致<="con_r">。

  肖令见她来,本能的看了一眼,这一看,顿时血脉膨胀……若隐若现裙摆,半遮半掩的衣料,将她本就淫·荡的身子,勾勒得更加曼妙逍魂,甚至就连她脖子上那些青红交错的吻痕,也像被赋予了生命,活灵活现。

  肖令下面几乎是立刻就硬了,元晴音壮着胆子走过来,主动勾住他的脖子,双腿张开,跨坐在他身上。

  元晴音知道,肖令之所以入狱是为了给一个老大顶罪,她也知道他出来后,那个老大很器重他,让他做了个小管事。

  她想跟他借那几个人……就只能这样了。

  不过庆幸,她要对付的是一个孕妇,借几个人,应该够了。

  “贱·人,又发·sao了?”话说,他的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肌肤,在里面一片揉捏。

  肖令的羞辱,元晴音今天照单全收,整整一个小时,他在她身上尽显兽·欲。

  元晴音咬着牙承受,事后,她几乎是瘫软得站不起来。

  肖令看她光·裸着全身横躺在沙发上,兴致高了,从茶几下面拿出几袋白色的粉末,混到啤酒里,摇晃两下,对准她的小嘴。

  元晴音此时已是气息奄奄,并没看到他往酒里倒东西,只是本能的就着喝了一口。

  润了润喉,待休息了一会儿,她慢慢爬起来,缩进肖令怀里,说,“肖令,我被开除了。”

  “哦?”肖令看她一眼,没什么反应的笑了。

  元晴音有些不满,手指在他胸膛划着圈圈,抱怨,“我是被陷害的,她们都欺负我。”

  “呵。谁有本事欺负你?”肖令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元晴音的人,这个女人卑鄙、自私、无耻,却很对他胃口。

  “你要帮我,只有你能帮我了……”她撒娇,娇嫩的肌肤蹭着他的脖子。

  肖令被她弄得心猿意马,又开始对她上下其手。

  元晴音适时的轻喘两声,可过了一会儿,她却觉得有点不对。

  有什么不对?嗯,身体在发热,下腹像被火烧似的。

  然后又过了一会儿,她的意识开始涣散,眼前的事物也逐渐模糊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?

  朦胧间,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又被打开,有人贯穿进她的身体,在她身上恣意驰骋。而她迷迷糊糊的除了呻·吟、喘·息,只能随着上方的律动,本能的追随。

  之后,她又被灌了几口酒,元晴音觉得那酒的味道有点不对,每喝一口,她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,然后更加沉醉于这场欢·爱上。

  那酒里肯定有什么。

  是什么?chun·药吗?

  不,肖令给她吃过chun·药,不是那个味道,是别的……是一个让她精力充沛,但是神志不清的东西<="con_r">。

  是什么……是什么……

  突然,身体一个冲刺,她浑身一抖,那些好不容易思考起来东西,一瞬间全被冲散。

  从下午到晚上,一整夜,元晴音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,她唯一的感觉,只是一次一次不间断的被推上高·潮……直到最后,昏死过去。

  她昏过去,肖令也没了兴致,他伸手掏了一指头那白色粉末,含进嘴里舔了几下,顿时,一股神清气爽。

  果然,这种新型毒·品,比那些老牌的要带劲得多,看着元晴音此时浑身粘液的浪·荡摸样,他满足极了。

  ***

  宫韶是在十二号回国的,回国的当天,是左轩和尚子霄去接的机。

  机场上,三个外形俊朗,一身名牌的优质男人同时出现,自然引起无数女人或明或暗的围观,尚子霄咧嘴一笑,得意的说,“看来兄弟我宝刀未老。”

  左轩白了他一眼,揽过宫韶的肩膀,严肃的说,“你这次回来,抽个时间好好和小音谈谈,你离开这段时间,她很辛苦。”

  左轩对元晴音的袒护,几乎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。

  宫韶看他一眼,挥开他的手,冷冷的说,“我一回国你非要提这种不愉快的话题?没什么好谈的,我和她已经分了。”

  “就为了三年前那件旧事?我说,不管那孩子是谁的,过都过去了,孩子也流了,你就不能宽容点。”

  “宽容?”宫韶冷哼,“宽容的前提,是她坦白。”

  左轩:“……”

  尚子霄看气氛不对,连忙凑过来打圆场,“好了,先回去,晚上有个洗尘宴,宫大少你一走就是几个月,也让我们找个机会巴结巴结你。哦,对了,你还错过了好多八卦呢,嘿嘿,告诉你,元涏要当爸爸了。”

  宫韶眼神一动,满脸惊喜,“唐棠怀孕了?”

  “双胞胎。”尚子霄夸张的比了个“二”的手势。

  三人上车,在车上,左轩偷偷给元晴音打了个电话,没人接。

  又打了几通,还是没人接。

  他有些意外,其实自从元晴音从左宅搬走,他就避免了主动找她,但是没想到,现在找,却找不到人了。

  有些奇怪啊。

  宫韶看左轩一直在玩手机,皱眉提醒一句,“你要是敢叫她来,我立刻就走。”

  左轩笑,“没有,看看时间。”

  宫韶没说什么,转过头去。

  晚上的洗尘,大家都到齐了,唯独蓝元涏没来。

  到了下半夜,几乎所有人都倒了,宫韶今晚喝了不少,迷迷糊糊的,突然感觉有人在叫他<="con_l">。

  他睁开眼,就看到眼前有张熟悉的面孔,“哟,你来了,不是说在家陪老婆不来吗?”

  对方没回答他,只将一张红帖子丢到他身上。

  宫韶捏着那帖子,翻来覆去就是打不开。

  蓝元涏看不下去了,抢过去打开,重新递到他眼前,“下个月十号,你是伴郎之一,到时候穿个西服到场就行了。”

  宫韶懵懵懂懂的听着,喝醉的人,你别指望能和他谈正事。

  “你到底喝了多少?”都醉成这样了。

  宫韶爬起来,舔舔唇,“没喝多少,但我有事跟你说……”

  有事跟他说?

  蓝元涏挑了挑眉,“你说。”

  宫韶揉了揉眉,眼神涣散的看着某一处,定定的说,“我想说……你对晴音好点……”

  蓝元涏:“……”

  看来他真的醉了……并且醉得很不轻。

  可大概只有醉了,有些话才能无所谓顾忌的说出来吧。

  “蓝元涏,我跟你说真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她的,就是一直喜欢着……元涏,你是我兄弟,你也喜欢她,我就让给你,可是你为什么不能对她好点……说真的,我不在乎她以前跟过谁,你也好,别人也好,那孩子是谁的都不重要,但是我不想她骗我……也不想她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还总想着你……元涏,你就对她好点吧,算我求你了……”

  这颠三倒四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?

  蓝元涏拿起茶几上已经凉了的茶壶,倒了杯茶水给他,“喝了。”

  宫韶恍惚的接过,喝了一口,觉得味儿不对,要倒,蓝元涏强迫的给他灌进嘴里,宫韶像喝中药似的把茶叶梗都吞进去了,然后打了个酒嗝……

  蓝元涏忙把他丢开,嫌弃的擦擦手。

  喝了点茶,但大概没什么效果,宫韶还在喋喋不休,旁边原本倒得横七竖八的几个人都爬起来,听着他说。

  喝酒这东西,有人真醉,也有人假醉,宫韶今天是真醉了,而陪他喝的人,又有谁像他这么想不开,非要一醉解千愁?

  “我吧……对她算好的了,可是为什么她就是想着你?蓝元涏,你他妈有什么好?我怎么从小到大都输你?小学一个学校,你是年级第一,我永远是第二……大了,同一个女孩,选的也是你。可我是真的喜欢她……真的,是真的……”

  真的,真的,不断地强调那两个字,包房里,除了他这让人心酸的重复,再无其他。

  孙烊揉着眉心,闭着眼睛装死,尚子霄和高谦倒在地毯上,对躺着,一起玩着中间那只空酒瓶,左轩点了根烟,吞云吐雾的不知道在想什么,唯独蓝元涏,沉默的看着渐渐有了睡意的宫韶,眼底带着些复杂。<="_r">

  txt下载地址:

  手机阅读:

  发表书评:

 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在顶部"加入书签"记录本次(完结倒计时4(6.26日))的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尤画谢谢您的支持!!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先婚再爱,总裁别无礼

    全文完结绝对宠文第一次见面,同一间餐厅,她相亲,他分手,他顺手拉她当挡箭牌,然后,她被他的“前女友”泼了一身的红酒。????第二次见面,公司总部,她应聘,他面试,厕所门口,她堵住他,狠狠踢了他一脚,正中红心,她报仇了。????第三次见面,同一间咖啡室,她又相亲,他也相亲,但他却突然冒出来毁了她的亲事,还对她说,“我不希望我的新秘书刚上任没几天就婚假孕假请一堆,所以,工作婚姻,你二选

    尤画_xs8 03-06

  • 将军令,娘子呀娘子

    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是一群和尚上青楼。????人家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她是天上掉下个顾甜甜,顾甜甜人如其名长相长相甜美,声音甜美还整天挂着甜腻的笑容。????他是沙场上的战神,一身显赫忠心全部抛向战场。????俊美的外表,刚毅的体魄,他是凤鸣国全国女子想要嫁入的理想丈夫,也就是她,顾甜甜作对的死对头。????一个不懂的是商业道经沙场战神,却为了保护哥哥,透进了商场。

    欢婷婷_xs8 03-06

  • 败类到忠犬进化史

    这是一个现代女军官穿成边城农家女,虎躯一震大杀四方的爽文(雾)????沈秋不种田不经商,她平步青云,升官发财,就是婚事不太顺:????沈秋:被一个斯文败类纠缠怎么办?英俊潇洒、背景深厚的那种,在线等,急!????白玉瑾:论如何压倒一个讨厌自己的女人?阴险狡诈,没什么女人味的那种,在线等,特别急!????总之,风流是病,得揍!????本文有农家家里长短(鸡毛蒜皮)、女主升级流(平步青云)、军旅宫斗宅斗(大杀四方),题材囊括广泛(大雾),总有一段适合你(*^__^*)请戳下面的【收藏此文章】包养哟!????【特别说明】????1、排雷:本文是男女双成长型的文,男主家世背景深厚,是被宠着顺风顺水长大的,前期正处于年少轻狂的时候,对女人比较随意,后期经历过战争和各种事情的磨砺之后才渐渐成熟,喜欢上女主之后才学会专一,请介意的读者慎入????2、更新:作者虽然手速慢,但追过作者文的小天使们都知道,作者的坑品是很有保障哒,无特殊情况会保持日更到完结????3、其他:还没想到……????秦皇的群,皇家后院:95411910,欢迎一直支持秦皇的朋友,敲门砖是秦皇文中主要主角或主要配角的名字,过路的配角的话,我很有可能记不清……

    秦皇 03-06

  • 你禽我愿

    新婚夜,为躲新郎她逃进他的房。一晚缠绵,他给她身心烙下不灭的印记,再相见时,他高高在上,她却是一枚失了婚的小记者。他将她据为己有,反而还认为她的动机不纯。“说,你处心积虑地接近我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他恶狠狠地将她抵在桌前,吹着气地问她。而她,却极度反感他的倨傲与霸道,也不屑他的身份地位。一次次的误会,一次次的碰撞,当爱入骨髓,不曾想在老爷子的寿宴上,他的出现将她惊得目瞪口呆。原来她爱上的,居然是肖

    苏木 03-0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