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获闺蜜一枚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  

  先婚再爱,总裁别无礼,

  唐棠愣愣的听着,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对不起。舒悫鹉琻”

  她很受教,今天的话,她寓意是给安渊一个下马威,斗智斗勇好几天了,她已经琢磨到安渊那小心眼的性格了,对于霸道狂妄还小心眼的人,对付他的要诀就是,比他更霸道,更狂妄,更小心眼。

  但是她忘了那是办公室,还有很多人。

  对于她的认错,蓝元涏满意的拍拍她的头,让她出去。

  一出来,唐棠视线偏移一下,就与斜对着总裁室大门的安渊对上,安渊的目光带着凶狠和不甘,还有一点细微的嗤笑。

  唐棠闹不懂他想嗤笑什么,懒得理他,进了秘书室。

  ***

  林诺看着手里的照片,英气的小脸上露出疲惫。

  已经第三次了,交往四年,她收到这样的艳照已经三次了。

  但这次的尺度,比之前要大很多,让她一打开图片,就被上面白花花的肉·体给惊到了。

  虽然知道方畴做销售的,又一心筹备自己的公司,笼络自己的人脉,事业发展初期,难免会在一些声·色场所应酬流连,但是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,即便明知道是逢场作戏,可有别的女人知道她的号码,还发这种东西过来,那显然,方畴的手机落到别的女人手里过,所以这些示威照能这么清晰明确的传到她的眼皮底下。

  明明是个那么温柔的男人,对自己千依百顺,自己想吃什么东西,就算三更半夜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给自己买回来。

  就是这些细微的体贴,让她经历了两次小三示威后,还是没下定决心跟他分手。

  一次一次的为他找借口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  看着照片上的女生,有点眼熟,林诺想了一下,眼神顿时锐利起来。

  首都沐家三小姐!

  本以为是什么上不的台面的女人,没想到居然是姓沐的。

  沐家是首都有名的政客世家,而林家是军警世家,当初方畴追自己,林诺知道有一部分原因是她家的关系,她爷爷,哥哥,父亲,伯父,家里的男人,几乎不是从军就是从警,而且职位都不低,这也是她年纪轻轻,还是区区女孩,就能稳坐C市重案组副队长的原因,从小耳濡目染,家族教导、训练,她从出生开始就知道自己以后该走什么样的路。

  看着照片中熟睡的男人,还有旁边沐小姐灿烂的小脸,林诺深吸一口气,觉得头疼得很。

  官商向来不分家,方畴想开公司,人脉、政络,自然需要开拓。

  只是没想到,他真的可以为了事业,连自己都付出。

  沐家那个三小姐她知道,沐家的奇葩,自己组合了乐团,做起了音乐,据说是个很玩得开的女人,方畴把自己赔上去,跟她上·*,值得吗?对方可能只是玩玩,他却因为这样的女人,伤了她的心。

  这时,办公室的门被敲响,她赶紧收了手机,看过去。

  “副队,最新消息,目标已经到了C市,行动组那边已经做好准备了。”

  “好,出发。”收起心思,林诺恢复精英摸样。

  在工作上,她从来不会为私事受影响。

  这次的狙击地点是在机场附近的酒店,这次逮捕的是个从B市流过来的抢劫团伙,他们很聪明,犯了案就躲到美国去,出了国境,国内警察想抓也抓不到,现在他们用了假证,登上了从纽约回到C市的班机。

  这次的猎捕行动,C市重案组出动了不少精英,林诺的小组全员出动,行动结果不容有失,否则,便会打草惊蛇,再追捕就困难百倍了。

  据悉,这群抢劫犯手里持有大量枪械,就藏在他们下榻的酒店,所以重案组必须在他们进入酒店,拿到武器前将他们制服,而最佳的潜伏地点,就是酒店大厅。

  到了酒店,林诺跟负责人协调后,负责人不太乐意,你在我店里抓人,伤着我客人怎么办。

  言谈不合,林诺简单粗暴的使用武力镇·压。

  三分钟后,负责人挂着宽面条泪默默点头,赶紧让工作人员尽量驱散客人,大厅里最好不要留人。

  而就在这个时候,唐棠走进酒店。

  今天韩衾要从美国回来,定的就是这间酒店,唐棠刚刚去机场准备接机,但是播音显示班机会晚点两个多小时,机场的等候椅又满了,唐棠不想干站两小时,就干脆给韩衾留言,说自己在酒店大厅休息区等他,他到了直接过来就是了。

  可一进酒店,就看到大厅空荡荡的,只有偶尔的几个工作人员,和休息区几个看报纸的客人。

  唐棠狐疑,走到休息区,刚坐下,身边一个正在看报的年轻女人突然将报纸放下,看向对面,然后一愣。

  唐棠被对方的突兀的动作吓了一跳,在看到对方的容貌后,更是几乎跳出来。

  “林警官!”

  “唐小姐!”

 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  又是神同步。

  林诺抿唇笑了笑,觉得自己跟着跟唐小姐真是挺有缘的,三次任务,都能奇葩的遇到她。

  唐棠也笑笑,但心里却恨透了自己的狗屎运,这是什么人品啊,走到哪儿都能遇到警察,要是她是小偷也就算了,尼玛她就是个路人甲好么,这么频繁的跟警察接触到底要搞哪样!

  “你有任务?”

  林诺点头,“是的,所以你最好赶紧离开,一会儿这话里可能会动手。”因为知道唐棠的背景资料,所以林诺没瞒着她。

  唐棠干笑,立刻站起身来,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千万不能被连累!

  这时,林诺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一句信息,她“嗯”了一声,抬头对唐棠笑笑,“等等,你可以先坐坐,班机延误了,他们没那么快到。”

  唐棠有点犹豫,怕自己一会儿来不及跑,但是刚才来的时候,她坐的地铁,没有位置,全程站着,站了十四个站;到了机场她也没坐一分钟,因为没椅子了。一大早的这么操劳,她其实有点累了。

  想到一会儿时间到了,林诺应该会提醒自己离开,于是她还是坐下。

  “上次的事,多亏你了。”林诺说。

  唐棠客气的笑笑,“对了,上次我指的人,对不对?”

  “对的,那就是嫌犯,你的指认送他去了监狱,你是最大功臣。”

  功臣也没见警署给她发点奖金,唐棠财迷的想着。

  两个女人坐得近,就开始聊天,唐棠发现这个林诺和她认识的所有女孩子都不一样,她铁血得就像个男人,年纪轻轻的,原来已经办过很多案子,抓过很多匪徒,她是个真正走过枪林弹雨的女人。

  那个世界很遥远,唐棠是个小市民,过得都是安分守己的日子,瞬间就觉得自己的那点小经历,跟人家一比就成渣了。

  但是每个女孩心里都隐隐有些英雄情结,就像看007的女粉丝也不少一样。唐棠对林诺说的那些刺激热血的经历很感兴趣,就像听故事一样,听得津津有味。

  过了一会儿,一个穿着酒店门童衣服的男人走过来,递给林诺有一个手机,“老大,你家那位打了好几个电话了。”

  办任务的时候,手机都是统一缴纳的,副队也没有特权。

  林诺听到“你家那位”,心里沉了一下。

  她拿过手机,还是接起。

  “喂。”

  “小菡,你很忙吗?我有事跟你……”电话那头传来方畴的声音,林诺没说话,听他说着。

  大概过了大概五分钟,方畴说完了,林诺叹息一声,道,“方畴,我们分手吧。”

  唐棠本来漫不经心,听到这里,蹭的一下抬起头。

  方畴?同名同姓?

  电话那头的方畴又说很久,林诺的声音很疲惫,“那你跟那个姓沐的是怎么回事?别以为我看不出来,方畴,我认识她,沐菡,沐家三小姐,上次我大伯生日,沐家的人也来了!”

  这下唐棠眼睛赫然瞪圆了。沐菡,这次总不会也是同名同姓吧?

  “好了,我还有事,方畴,你自己好好想想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你到底对不起我过几次,我知道的就有三次,不知道的呢?我们可能真的不合适,我也不耽误你了,再见!不,不见!”

  挂掉电话,林诺手指在屏幕上顿了半晌,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,把那组号码拖入黑名单,然后把手机交给同事。

  同事迟钝的接过,还没从‘卧槽老大失恋了’的惊悚中回过神来。

  等到同事离开,唐棠看林诺竟然脸色如常,不觉又是佩服。

  果然是铁铸的女人,一点伤心的表情都没有,分手说的像‘晚上想吃大白菜’一样淡然。

  “那个,你还好吧?”唐棠觉得自己还是该安慰两句,看在这萍水相逢的缘分上。

  “没事,不合适的两个人,分手不可惜。”

  唐棠纳纳的听着,又问,“你说的方畴,是田寿畴?”

  “你认识?”

  唐棠干笑,“本来还以为是认错人了,如果是的话,那应该是我学长。”

  “哦?”林诺惊讶。

  唐棠又说,“不过你可能搞错了,方畴和沐菡不可能在一起,方畴不喜欢沐菡,以前上学的时候为了甩沐菡,他可没少下功夫。”

  那些功夫的确下的很深,害得唐棠都得童年阴影了。

  这下林诺惊讶了,“你连沐菡也认识?”

  “同学啊,以前是朋友……”唐棠巴拉拉巴拉,倒豆子似的将以前的事说了出来。

  林诺刚开始听只觉得世界真小啊,可听完了,她脸都变了,“渣!”

  她只说了一个字!

  唐棠:“?”

  林诺说,“如果方畴真是你说的那样,那他绝对是个人渣!这没想到老娘居然跟这么个男人交往了四年!真他妈瞎了眼了!”

  “……”这女人刚刚才分手,就这么狠毒的骂前男友,好奇葩啊。

  林诺工作很忙,平时多是方畴迁就她,但随着方畴在公司受到重用,两人的时间都不够用,很多时候,一两个月他们也不见得能见一面,大多都是靠电话维系。

  所以要说爱情,事业上升期的两人都没怎么经营,用的心不多,分手的时候也就不觉得痛。

  林诺喋喋不休的又说了一堆,唐棠听得楞楞然,警察姐姐随便爆粗口什么的,真的没关系吗?

  最后,林诺招来同事,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,递给唐棠,“看吧,看吧。”

  唐棠一直强调方畴跟沐菡不可能在一起,林诺干脆拿出证据给她证明。

  唐棠一看到屏幕上那白花花,几乎只盖到民感步位的不雅照片,脸瞬间红成一团。

  麻麻救命啊!这个警察姐姐散布淫·秽照片非要给我看!

  但当看到上面女人的容貌,唐棠真的惊讶了,“沐菡!”

  居然真的是沐菡!

  林诺嗤笑,脸带不屑,“以前方畴可能看不上沐菡,沐家是首都的政界大家,这个沐菡从小却在C市长大,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
  唐棠摇头,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私生女啊。”林诺一脸‘你真没见过世面’的摸样,“沐家三小姐,十八岁才接回京都,整个军政界都知道她是私生女,在本家呆不下去,后来就开始走音乐,自己开个组合,在外面玩玩闹闹。但不管怎么说,她到底流着沐家的血,以前方畴估计不知道沐菡的身份,才能像你说的,不计一切代价甩了她,现在,呵呵,人家认祖归宗了,身价可不一样了。你看着吧,我刚才挂了方畴的电话,我敢保证,他不会再打来,已经勾搭上了沐家的人,他不会稀罕我了。”

  林家军警作风严厉,家族教育古板,跟林诺在一起四年,方畴两年前打算自立门户开公司,林家却一点都不帮忙,只怕方畴早就对林家心寒了,这个时候,沐家无疑是他最好的跳板。

  其实有很多蛛丝马迹,林诺现在想想,就觉得自己挺傻的,她是一个天生被动的人,方畴肯主动,她就乐得承受,但被动的人通常冷感,她也是,心都在事业上,并没太将爱情看得多重,也正因此,方畴背叛过她这么多次,她都能忍受,因为不爱,所以能忍,这次,如果对方不是沐菡,她想她也会忍受。

  唐棠眼睛卡巴卡巴的眨,有点茫然,她还第一次听说沐菡是私生女。

  不过她以前和沐菡关系好,也从没去过她家,只知道她身边没有父母,是被外婆带大的。

  两人又说了很多,大多都是林诺说,唐棠听,气氛很融洽。

  过了很久,林诺突然按住蓝牙耳机,里面传来两句对话,她眼神一凛,“收到,各方进入作战准备状态!”

  说完,抬头看唐棠,“你赶紧离开。”顿了一下又说,“跟你很投缘,以后找你玩。”

  唐棠笑着点头,赶紧跑出酒店。

  出了酒店她就直奔机场。

  十分钟后,飞机降落,唐棠瞪大眼睛在往里看,终于看到一身白色衬衫,干净清爽的韩衾走出来。

  韩衾身边还跟着个短发的女人,女人头发被染成红色,脸上不施粉黛,但五官精致,看起来非常冷艳高贵。

  “小棠。”看到人群中的唐棠,韩衾含笑着走过去。

  唐棠一笑,赶紧扑上去,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韩大哥!”

  韩衾熟练的将她接住,宽厚的手掌搭在她的背上,为她挡去周围人群的拥挤。

  那红发女人在旁边斜斜的扫了一眼,从鼻尖喷出一声,“哼。”

  唐棠莫名,脑袋一扭,看向她,“韩大哥,这位是……”

  “飞鸟。”

  “她就是飞鸟?!”唐棠知道飞鸟是个女人,但是没想到是个打扮得这么杀马特的女人,虽然长得很漂亮,可是那红头发真的很红,不是酒红,是鲜红,红得滴血的那种红。

  果然艺术家就是这么有性格!

  “抱歉让你久等了,延机了两小时,累了吧。”摸摸她的脑袋,韩衾语带*溺。

  唐棠摇头,“不累,遇到个朋友,聊了一会儿。”

  “嗯,多交点朋友是好的,你连个闺蜜都没有,女孩子中,也算孤僻了。”他笑着打趣。

  唐棠不依的白了他一眼,转头发现飞鸟还看着自己,立刻甜笑着对她伸出手,“你好,我叫唐棠,初次见面,久仰大名。”

  飞鸟嘴角淡淡一勾,看都没看她悬在半空的手,转身就走。

  唐棠:“……”

  “她就是这样,别放在心上。”韩衾安慰。

  唐棠也不好说什么,三人出了机场大厅。

  看飞鸟直接往对面的酒店走,唐棠一把拉住她,“等等,现在不要回酒店。”

  飞鸟一把甩开她的手,眼中的冷意像刀子一样刮过去,“别碰我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不碰就不碰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韩衾走过来,揽住唐棠的肩膀,将她带进怀里,不善的瞪了飞鸟一眼。

  飞鸟撇撇嘴,她有洁癖,不喜欢别人碰,韩衾明明知道。

  唐棠看气氛不对,挥挥手打圆场,“没事没事,那个,刚回国,这么快回酒店多没意思,我们去吃饭吧,韩大哥,我们去吃川菜吧,你不是喜欢吃辣的。”

  韩衾笑着点头,她说去哪里就去哪里。

  “要去你们去,我回酒店。”飞鸟一点不给面子。

  “一起吧,一个人在酒店多没意思。”

  “有没有意思是我的事,唐小姐,我们并不认识。”说完,直接准备过马路。

  唐棠无法,拉拉韩衾的袖子,韩衾叹息一声,喊道,“菲菲,一起吧。”

  飞鸟脚步顿住,回头很愤怒的瞪他一眼,最后吐了口浊气,还是走了回来。

  唐棠瞪圆了眼睛,觉得韩大哥真是威武霸气。

  打了车,三人去到川菜馆,进了包厢,唐棠点完菜,问飞鸟,“你有什么想吃的吗?”

  “没有。”

  “你能吃辣吗?要不要点个不辣的?”

  “不用。”

  “那饮料呢,你喝什么?豆奶还是汽水?”

  “不喝。”

  唐棠碰了一鼻子灰,默默的将菜单递给服务员。

  等菜的时候,唐棠将酒店有警察办案的事说了,韩衾很惊讶,飞鸟挑了挑眉,装作没听到。

  “菲菲,你应该向小棠道谢。”韩衾说,如果不是唐棠将他们带走,他们很可能会正撞上去,到时候万一不小心被警察或者匪徒误伤,那才叫冤枉。

  飞鸟哼了一声,“我又没求她帮我,再说,机场门口她怎么不说,现在说,不就是为了讨乖。”

  韩衾蹙眉,“你……”

  “机场外面人多口杂,林警官说匪徒和你们坐的同一个班机,万一被他的同伙听到了不就坏事了。”唐棠打断他。

  韩衾摸摸她的头,“小棠也会以大局为重了,是长大了。”

  唐棠得意的扬起下巴。

  飞鸟再次冷哼。

  这餐饭除了飞鸟外,唐棠和韩衾都吃都很好。飞鸟从头到尾只吃了一碟最不辣的炒青菜,其余什么都没吃,唐棠想她应该不能吃辣,但是问她的时候她又什么都不说,而且唐棠还注意,她喝了三杯茶,菜馆的茶并不好,而且有些凉了,她大概是渴了,可同样的,唐棠问过她,她也说不喝。

  哎,这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傲娇,唐棠真的理解不能。

  一个多小时后,他们出来,唐棠手机刚好响了。

  她接起,“喂……林警官。已经结束了?你们都回警局了啊,哦,好的,谢谢你还通知我,嗯,好的,下次约,再见。”

  挂了电话,唐棠告诉韩衾,酒店的警察都走了,抢劫犯也抓获了,酒店房间里的枪械也搜出来了,他们可以先回酒店安顿了,毕竟拿着行李,走哪儿也不方便。

  飞鸟一听可以回去了,转身就走,背影那个冷酷。

  唐棠:“……”

  韩衾问唐棠要不要一起去酒店,晚上他请她吃饭,唐棠想想,拒绝了,晚上她得回家做饭,家里的那位老爷今天可一整天都在家,中午她出门的之前,还特地给他做了饭,不然他都不放她走。

  谢绝了韩衾,她乘车回家。

  一进家门,就对上一张冷冰冰的脸。

  “咳咳,你怎么了?”她上前,顺手将背包取下,丢在沙发上。

  “几点了。”

  唐棠看了眼时钟,“三点半。”

  “你几点出门的。”

  “额……九点……”

  “你说几点回来?”

  唐棠默默垂头,“一点之前……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男人锐利的视线横射过来,“去哪儿了?”

  一种中学生放学跟朋友打游戏晚回家被爸爸教训的感觉扑面而来!

  ps:写林诺就是为了让她给唐棠当闺蜜,唐棠是个软包子,给她个霸气点的朋友,以后唐棠跟蓝少斗智斗勇才有底气。表示今天真的更得很晚,六千字,写了四千,删了三千,写了五千,删了一千,最后才写出来。哎~卡文的孩子伤不起。

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

热门

  • 先婚再爱,总裁别无礼

    全文完结绝对宠文第一次见面,同一间餐厅,她相亲,他分手,他顺手拉她当挡箭牌,然后,她被他的“前女友”泼了一身的红酒。????第二次见面,公司总部,她应聘,他面试,厕所门口,她堵住他,狠狠踢了他一脚,正中红心,她报仇了。????第三次见面,同一间咖啡室,她又相亲,他也相亲,但他却突然冒出来毁了她的亲事,还对她说,“我不希望我的新秘书刚上任没几天就婚假孕假请一堆,所以,工作婚姻,你二选

    尤画_xs8 03-06

  • 将军令,娘子呀娘子

    问君能有几多愁,恰是一群和尚上青楼。????人家是天上掉下个林妹妹,她是天上掉下个顾甜甜,顾甜甜人如其名长相长相甜美,声音甜美还整天挂着甜腻的笑容。????他是沙场上的战神,一身显赫忠心全部抛向战场。????俊美的外表,刚毅的体魄,他是凤鸣国全国女子想要嫁入的理想丈夫,也就是她,顾甜甜作对的死对头。????一个不懂的是商业道经沙场战神,却为了保护哥哥,透进了商场。

    欢婷婷_xs8 03-06

  • 败类到忠犬进化史

    这是一个现代女军官穿成边城农家女,虎躯一震大杀四方的爽文(雾)????沈秋不种田不经商,她平步青云,升官发财,就是婚事不太顺:????沈秋:被一个斯文败类纠缠怎么办?英俊潇洒、背景深厚的那种,在线等,急!????白玉瑾:论如何压倒一个讨厌自己的女人?阴险狡诈,没什么女人味的那种,在线等,特别急!????总之,风流是病,得揍!????本文有农家家里长短(鸡毛蒜皮)、女主升级流(平步青云)、军旅宫斗宅斗(大杀四方),题材囊括广泛(大雾),总有一段适合你(*^__^*)请戳下面的【收藏此文章】包养哟!????【特别说明】????1、排雷:本文是男女双成长型的文,男主家世背景深厚,是被宠着顺风顺水长大的,前期正处于年少轻狂的时候,对女人比较随意,后期经历过战争和各种事情的磨砺之后才渐渐成熟,喜欢上女主之后才学会专一,请介意的读者慎入????2、更新:作者虽然手速慢,但追过作者文的小天使们都知道,作者的坑品是很有保障哒,无特殊情况会保持日更到完结????3、其他:还没想到……????秦皇的群,皇家后院:95411910,欢迎一直支持秦皇的朋友,敲门砖是秦皇文中主要主角或主要配角的名字,过路的配角的话,我很有可能记不清……

    秦皇 03-06

  • 你禽我愿

    新婚夜,为躲新郎她逃进他的房。一晚缠绵,他给她身心烙下不灭的印记,再相见时,他高高在上,她却是一枚失了婚的小记者。他将她据为己有,反而还认为她的动机不纯。“说,你处心积虑地接近我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他恶狠狠地将她抵在桌前,吹着气地问她。而她,却极度反感他的倨傲与霸道,也不屑他的身份地位。一次次的误会,一次次的碰撞,当爱入骨髓,不曾想在老爷子的寿宴上,他的出现将她惊得目瞪口呆。原来她爱上的,居然是肖

    苏木 03-06